咨询电话

400-000-0000

搜索
3

NEWS

网站公告

| 行业新闻| 公司新闻| 网站公告|

台湾往事亿电竞竞猜与迷途

TIME: 2021/12/01 点击量:

不提供二次转载

1949年初,平津战事急转直下,中国建设银公司常务董事尹仲容携夫人、长子及幼子遁退台湾,正在北方读大学的二女尹仪芝、次子尹宬未能及时随行而终留大陆。

抵台后,尹仲容担负重整台湾经济重任,积极兴修水电,扶植工业,扩展贸易。十余年,他掌控美援、外贸、金融大权,发展“计划性自由经济”,推动台湾经济振兴,厥功尤伟,被誉为“台湾经济之父”。

1983年,两岸迷雾渐散,春风拂面,尹仲容二女尹仪芝赴香港,见到了阔别35年的母亲,老太太老泪纵横地对女儿说:

“你和弟弟回不来,我的眼泪都哭干了,原来我老埋怨你父亲不该同意你们去北方念书,后来看他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叹气,我知道他也很难过,就不再在他面前提这事了。”

此时,尹仲容已去世20年。

在历史的洪流中,个人的命运、情感及事业被撞得支离破碎,无数家庭为这一历史性隔离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台湾今日之经济成就得来不易,两岸关系却历经波折。先有李登辉负蒋经国先生,后有蔡英文连任,国人愈加担心两岸关系陷入迷途。

本文梳理台湾70年经济史,从经济、科技及官员治世的角度,透视台湾经济兴衰、产业转型升级及两岸关系走向。

本文逻辑

一、政治家遁台

二、工程师治台

三、企业家兴台

1、政治家遁台

败退台湾后,蒋介石亟需解决经济难题,以迅速在岛内立足。

当时,台湾的工业基础及基础设施薄弱,日据时期全岛以农业及轻工业为主,工业产能供应严重不足。以台湾工业支柱纺纱产业为例,1948年全台纱锭仅约一万五千余锭,而当时荣家随同迁台的纱锭就有一万五千。

台湾当局将日据时期在台43类约167家较大型工厂,以及近千家日本企业,收归国有,部分转卖。蒋介石希望与本土财阀、乡绅保持良好关系。

当时的台湾,鹿港辜家、基隆颜家、板桥林家、高雄陈家、雾峰林家,为本土五大家族。这些家族皆发迹于日据时期,凭借政商关系以及土地控制,成为台湾富豪的代名词。

其中,鹿港辜家为五大家族之首,在台湾根基深厚,势力强大。

辜家奠基者辜显荣,在晚晴之际奔走于台海两地经营糖业、煤炭生意,在甲午战争时期曾向张之洞的洋务企业供煤。

甲午战败后,中日签署马关条约割让台湾,清军及朝廷命官集体撤回大陆,日军登台接管,遭到台湾当地人民的激烈抵抗。一时间台北陷入混乱,形势岌岌可危,当地士绅们遂推举辜显荣与日本人谈判,辜显荣只身一人出城迎日军进城和谈。

辜显荣是当时台湾与日军合作的第一人,被当地人骂为“汉奸”。台湾人编了一首民谣嘲讽他:“日本上山兵五万,看见姓辜行头前,欢头喜面到台北,不管阮娘旧亲情。”

受到日军重用后,辜显荣的势力快速膨胀,在岛内政商权势不亚于总督。日据时期,辜家产业涵盖盐业、糖业、鸦片、渔业、樟脑、铁路、码头、田地,无所不包,且多为垄断经营。光良田就多达6000多公顷,盐田有300多公顷,还拥有私家火车及货轮。

1935年,辜显荣来大陆面见蒋介石,倡议日华亲善。两年后,日本发动侵华战争,辜显荣在东京去世。

辜显荣过世后,辜家打破嫡传习俗,20岁的“旁门”次子辜振甫继承家业,此时的辜振甫还是台大的一名大一新生,却身兼七家公司的董事长。

八年抗战胜利后,国民政府接管台湾,辜家将《辜显荣翁传》焚烧,以逃避锄奸清算。

1947年,辜家继承人辜振甫依然以“密谋台湾独立、分裂国土”之罪名被逮捕。与辜同时被捕的还有板桥林家的林熊祥、林熊征,他们被关在同一座寺庙里。

一年多后,蒋介石见大势已去,快速撤往台湾。为了与本土势力修复关系,台当局释放了辜振甫及林家兄弟。

辜振甫与林熊祥一起吃过牢饭,算是过命交情,出来后林便将外甥女严倬云许配给辜振甫,辜林两大家族因此结盟。严倬云是清末大思想家严复的孙女,与宋美龄关系密切,同时,林家与晚清重臣盛宣怀家族亦是亲戚关系。迎娶严倬云后,辜振甫的人生进入开挂模式。

蒋介石希望借助辜林等本土财阀快速振兴台湾经济。

50年代初,台湾当局推行“耕者有其田”的土改,大规模购买大家族的土地,以安抚台湾当地农民。除了现金购买外,台湾当局还用从日军手上接管的水泥、造纸、林业、工矿四大公司的股票跟地主置换。置换价格是土地年产值的2.5倍,总价接近22亿新台币。